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陈默艺术博客

批评 艺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批评家、策展人,硕士生导师,《大艺术》执行主编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我们的网络艺术生活充满阳光  

2011-08-02 09:41:2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世纪80年代初,我在央美史论系读书的时候,社会上流行着一首歌曲,叫“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”。那是一部以年轻人追求人生价值为主题的名为《甜蜜的事业》的电影的插曲,是特定时期人们的思想由禁锢到解放、精神由压抑到喷发的社会转型期的真实情感的反映。这种“反映”在美院的反映,是大家对学习机会的珍惜,和在学习上的格外投入。记得高我一级的温普林当时有感而发,用一张四开大的素描纸画了一张堪称经典的取名为“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”的漫画,将金维诺、邵大箴、李春、薛永年、孙美兰、薄松年等先生和费大为、候瀚如、朱青生、易英、霍静波等同学,一共几十号人“请”到画纸上,极为夸张滑稽,又准确无误对号入座。这幅当时在美院U字楼正门的学报栏里“示众”达半月之久的佳作,得到从院领导到各系老师同学的广泛好评。后不知被谁收藏了,相信今天若上拍,一定会给个好价钱。讲这段往事的意思是,在那个刚看到彩色电视,电脑网络远在天边的时代,物质生活的清贫,却得到阳光的眷顾,人们单纯可爱,一种别样的富足,伴随着本土的现当代艺术艰难而又实在的进步,一步步走到今天。

  上世纪90年代前期,各地的艺术家大多仍维持着半原始的艺术劳作方式,对外界特别是对国外的了解,基本靠图书、杂志、电视、广播、信函、电话等方式,信息的快捷无从谈起。诸如“威尼斯双年展”,甚至是国内的有价值展览,快者等一两个月,慢者候个半年一载,才能获得有限的资讯。说有限,比如平面媒体中的佼佼者杂志,要么受版面限制搭载的信息数量不佳,要么是受稿件来源影响,图片质量存疑。总之,常常看着迟到和不完整的信息,做出的反应也必然滞后。这种网络发展与当代艺术的不同步,直到90年代后期才开始有所改观。说来很有趣,这种改观,恰好与本土当代艺术走出迟疑徘徊,开始初显良好势头的节奏相一致。这种判断,来自于当时已开始出现的用影像网络做作品的艺术家,开始出现艺术类的门户网站,大家开始尝试通过网络获得更快捷充分的信息,并借助网络进行符合多快好省原则的有效沟通,不少艺术家批评家因此受惠,受邀到国外参展交流的开始多了起来。前不久,中国邮政公布了一组数据,清楚地表明国人近些年自开始恋上网络后,传统通邮量在逐年下滑,令人不由得追忆起当年信件满天飞的美好时光。以我自己为例,近五、六年来,传统的书面写信少之又少,网络通邮已成常态,问候父母也多采用电话方式。另有一例,在国内不少的中学和高校,开始强化钢笔字的使用书写,这是因为网络的键盘之“笔”,已造就了年轻一代数量庞大的书面书写的“笔盲”大军。甚至有学者惊呼,再过不了多少年,用笔写字方式将进入非物质文化遗产,留作后人来“考古”。还有一例,网络的发展正悄然改变着人们的阅读习惯,并对传统的书本阅读方式带来强有力的冲击。全国几百家出版社昔日的风光开始褪色,出版的品种、印数、码洋在逐步下滑,出版社的兼并清洗重新洗牌在所难免。


  进入本世纪,网络方式以极强的生命力,和异乎寻常的繁殖速度,大规模地占领了几乎人类生活的所有领域,尖端科学、工、农、兵、医、商、学、贸等领域,自不待言。不夸张地说,连大街上捡垃圾的破烂王,都像模像样地使用着电脑网络,以整合废弃物资源。2002近年末,才去川音成都美院兼职任教几个月的我,有感于当时的“美术同盟”论坛的火爆,我向时任该网站主编的吴鸿请缨,在艺术院校论坛区已有的“八大院校”之后,新开出“成都美院论坛”版块,并承诺在半年内将版块做热,在一年内超过所有院校,成为该网站论坛里最火的版块。我的信心来自于逾千名上我课的大学生,以及可以利用上课和同学接触的机会,培养一批铁杆网友。我的想法很快开始实施,并在短期内找到上百名学生加盟。2002年12月24日,是曾在这所院校上过大学的同学们和许多教师难以忘记的日子——“成都美院论坛”正式开通了。大家的激动高兴还没有结束,噩梦也随之开始。显而易见,习惯于在“八大院校”的带有福利性质的荣誉和座次中自娱自乐的某些人,是不能容忍一个小“后生”从天而降坐视不管的。第一个月,无耻的漫骂和恶毒的攻击(主要是咒骂这所在当时才两岁的新型艺术院校,也顺带攻击院领导和老师。),几乎贯穿着每天的从早到晚。我们的四大版主“藏书人”、“我不管”、“尖尖脚”、“鲸男”(以及后来的“狮子娃娃”、“大艺术”、“葫芦水”等),加上我这个“艺术天天315”,以及我们的一批铁杆网友,日夜坚守,众志成城,除暴安良,加上同盟老大有力的人道和技术方面的支持,我们挺过来了。第二个月,虽然攻击和漫骂情况仍在继续,但在强有力的管理下(如封名删帖查IP地址等),情况开始好转。加上与兄弟院校版主的沟通和友情驰援,使得这个论坛终于开始有空组织大家谈学术做交流,共同营造一个友善共享的信息平台。在磕磕绊绊中走过一年,秋后算账,我们向“同盟”老大交上了满意的答卷:在论坛总页数和回复总贴数上都遥遥领先于其它院校,并直追总论坛,在内容上万花齐放,在人气上更是无人能敌。在成都美院三周年校庆期间,吴鸿作为受邀嘉宾来到位于西南日月城的学院所在地(该学院在此旧址有六年历史,于2006年暑期迁址于新都的新校区。),接见了我们的幸福版主,并一一送上有“同盟”标志的绿色金属小水壶作纪念。吴鸿既感慨于我们版主的责任感与敬业心,也感慨于学院对该论坛强有力的支持(学院每月向几位版主支付劳务补贴。每年的论坛周年庆,学院都拨出专款并派院系领导参加,与同学们热烈庆祝。院办和各系均有老师专门负责与论坛的沟通,论坛建设已成为学院学术建设的组成部分。凡此种种,都是在国内艺术院校中独一无二的。)。在这么多有利因素的集中释放下,该论坛的红火显得合情合理。后来在这个论坛上发生的两大争议事件有必要重提:一是2004年6月初,发布了该院国画系同学在成都画院的“痕迹现象”艺术展内容,其中郑勇的行为艺术作品“天笔”,因将一女生包裹并倒提着用其秀发在地面宣纸上“书写”而引起争议,此内容被大小网站广为传播,遭到一些书法家的愤怒抗议,告状信甚至写到了北京。此事件的余波到了2006年初,“第13届时报世界华文广告奖”的海报,涉嫌抄袭郑勇的作品创意,我与很多网友在论坛里掀起一波打假浪潮。另一事件发生在2005年4月13日。当日下午,美院的四十一名男女大学生,在校外几里远的牧马山高尔夫球场外的僻静草地上,裸体做了名为《 @ 41 》的大型行为艺术作品,以表达年轻人在网络时代的困惑与思考。我将记录的作品整理了一组12张,补写了前言,于当晚发到论坛。到次日凌晨两点,点击率已上万。在后来的几天里,这组内容不仅被疯狂点击,而且被迅速转载到全世界的难以计数的网站。事件被不断扩大蔓延,并引来众多记者的围堵采访。直到当年的七月,事态才逐渐平息。在惊魂未定中,人们真正领教了网络的厉害。当然,那是一段令人终生难忘的美好时光,它改变和丰富着参与其中的每一个人,包括我。需要补充的是,我的网名“艺术天天315”,注册于2001年3月15日,受“315”消费者权益日的启发,希望能对维护艺术从业者和艺术消费者的权益做点力所能及的事。在那几年,我用此网名在各大论坛参与过数不清的大小讨论,在线时间和登陆次数均很高,并有“铂金站友”头衔。此网名目前常闲置,也会偶而偷偷去那个目前有些凋零的论坛看看坐坐,心中充满惆怅与凄然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71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